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热评

狼少女的异界大冒险第635章不能说明的缘

2020-07-06 来源:

狼少女的异界大冒险 第635章 不能说明的缘由

因为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塞卡莉娅打趣了一番,契露丝下意识地鼓起脸来,用眼神没有任何威势地“讨伐”着塞卡莉娅。

不过这种不疼不痒的“讨伐”对于几乎可以说是把某狼少女都已经吃干抹净了的公主殿下来说显然是没有任何效果,塞卡莉娅继续笑嘻嘻地看着契露丝,仿佛是反过来在欣赏契露丝闹别扭的小模样似的。

“呼呼呼……嗯嗯,不错的表情呢,果然契露丝还是这个样子最可爱。”

尽管心里面还没有就这么把这茬揭过去的打算,但因为塞卡莉娅这句话契露丝的心脏还是很不争气地加快跳动了几下,为了让自己不要这么没出息的被一哄就卸了脾气,契露丝连忙把小脸扭过去目视前方,决心做出一副“不管你怎么说人家这次就是不吃哄”的坚定样子。

不过塞卡莉娅接下来的话,却并没有像契露丝想象中那样发展下去。

“嘛,虽然契露丝最近总是摆出的那副小大人一样严肃认真的样子也很有魅力,但我还是更喜欢现在这个会闹脾气会撒娇的契露丝呢。”

契露丝动动耳朵,瘪瘪嘴转头看正冲她笑的塞卡莉娅。

“……我最近有总是很严肃么?”

“是呀,啊,不过虽然契露丝最近表情总是很严肃,但意外地看起来还是没什么威严感只是增添了另一种可爱呢~”

“没,没让你说那些多余的啦!”

看着走在身边的狼少女再次被自己的话挑逗成了小包子脸,塞卡莉娅轻笑了一会,然后转过头,表情收敛,视线也微微垂了下来。

“……契露丝你可能自己没有太察觉到,不过我们这些一直跟在你身边的人却看得很清楚哦……从知道月亮山谷出事之后,我们临时从红宝石城卡佩拉诺学会退出前往月亮山谷开始,你就一直都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即使是月亮山谷的事情刚刚解决那会,你看起来也没有什么如释重负的样子反而似乎更加沉闷了……”

塞卡莉娅轻声说着,而这段时间以来第一次从旁人口中听到自己的表现的契露丝也是不知道该回答些什么,只是默默地跟在她身边走着。

“……最近的契露丝,就连平时闲下来和我们说笑的时候都有些没精神的感觉呢,”这样说着,塞卡莉娅挑了挑眉头似乎是试图把突然间变得有些沉重的气氛活跃一下,“所以其实我刚才并没有真的不高兴哦,不如说如果契露丝你能多露出些像刚才的表情的话,我倒是真的不介意你偷看那些白精灵哦,嗯,只是精神出轨的话一点点就饶过你咯。”

契露丝顿时露出了有些哭笑不得的表情。

“莉娅……”

塞卡莉娅似乎很满意契露丝被自己捉弄的不知所措的这种效果,再一次轻笑起来,这次契露丝也没有闹别扭,而是自己也忍不住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抱歉呐,莉娅,让你们担心了。”

话音落下,契露丝就被塞卡莉娅用手指敲了头。

“好像你什么时候不需要我们操心一样,”塞卡莉娅这样说着,微笑起来,“有时间的话最好也跟灰风和娜诺哈说一说吧,她们两个担心你担心得不比我少呢。”

契露丝点点头,突然想到灰风姐和娜诺哈最近那种努力勤勉地修行的做法……被塞卡莉娅刺激到固然是一方面,恐怕也和自己自月亮山谷之后外露出来的越来越沉重的心情有关系吧?月亮山谷一战与自己之后的表现,这诸多的影响因素凑在一起让灰风姐她们以为她在烦恼敌人的强大,这才会明显比以前更加急迫地想要寻求实力突破,好能够帮助她吧。

眼看契露丝的表情中慢慢地浮现出了感动与愧疚夹杂的神情,塞卡莉娅也不再多说什么,她很清楚契露丝的脑瓜是十分聪明的,虽然有些时候容易钻牛角尖而忽视一些细节上的问题,但只要稍微提点一下的话,所有的关键因窍狼少女基本上都是能自己想通的。

“话说回来,契露丝……”

“呃?”

塞卡莉娅迟疑了一下,语气中带着些许犹豫地开口了。

“……呃,其实只是我一直都有些好奇而已……为什么你会这么关心这些……有关于上古恶魔和混沌魔物的事情呢?”

看契露丝转过头来似乎是对于自己这个问题有些惊异的样子,塞卡莉娅少有地有些慌张地加快语速解释了起来。

“啊,我知道的,恶魔还有混沌魔物从神话纪元开始就一直都是亚勒斯大陆全体生灵的最大宿敌,只要是亚勒斯大陆上生活的种族,无论是人类龙族精灵还是兽人,都有义务要和试图毁灭亚勒斯大陆将灾祸与破坏带入这个世界中的那些邪恶存在抗争和战斗……呃,只是说是这么说,毕竟在三年前的索兰圣城事件之前,真正的恶魔在大路上已经消失了几千年之久,就算是混沌魔物也只是偶尔会在那些被贸然发掘的上古遗迹之中才会出现,所以事实上如今的大陆上除了龙族和两大精灵族之外,其他人在这方面的心并不是很强,可契露丝你却……呃……”

“……在这方面心意外地强,甚至对待这些事情感觉比以大陆秩序守护者自居的龙族和两大白精灵族都还要上心……是么?”

就在塞卡莉娅不知道该如何措辞的时候,契露丝开口帮她比较直白地总结了出来,塞卡莉娅有些抱歉地笑了笑,她也知道这个问题似乎显得有些突兀直白,甚至可能还会让契露丝觉得自己似乎是在怪她多管闲事,但她确实是真的很是好奇。

灰风和娜诺哈一个是将契露丝从小抚养长大的不是亲姐胜似亲姐的存在,另一个则是早在凯尔斯之乱时被契露丝拯救之后就立誓要永远守护契露丝这个挚友与重要之人,两人也并不是真的看不出契露丝在对待混沌上的这种奇妙的态度,但常年累月所形成的对契露丝的宠溺与顺从,让两人比起思考契露丝的动机,更加习惯于去思考如何帮助契露丝做她想要做的事情。

塞卡莉娅虽然因为对契露丝的感情而在对待狼少女的决定时也存在着这种“盲从”的倾向,但毕竟从小到大作为一国公主殿下在王庭那个充满了勾心斗角的环境中长大,塞卡莉娅习惯性的遇事思考,令她很容易地就发现了契露丝自从月亮山谷开始,在这之后一些系列事件中所表现出来的一些违和的地方。

正如契露丝自己所说的那样,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塞卡莉娅能够很清楚地看到契露丝对于有关于混沌恶魔的事件的重视。那并不是一种像龙族或者两大精灵族那样出于要守护大陆秩序的感驱使,而是更一种更加深层次但也更加纯粹的使命感——不需要任何理由和义务,消灭这些在大陆上复苏的混沌恶魔,这件事仿佛就是单纯地刻印在契露丝与生俱来的三观之中的一种使命所在。

当然,塞卡莉娅并不是想要反对契露丝的这种使命感,从在月亮山谷自愿成为契露丝的誓约守护者开始,她就已经有了无论契露丝做出什么样的决定都会尽自己的全部力量来支持的觉悟。只是出于对契露丝的了解,让塞卡莉娅很清楚这位不安分的狼少女看起来整天散漫轻松嘻嘻哈哈,但实际上一有什么事尤其是艰难重要的事情绝对都会习惯性地藏在心底里自己担负自己解决。

因此塞卡莉娅也不得不好奇契露丝为何会对驱逐消灭这些混沌魔物如此上心,她担心契露丝这种异常的使命感,其实是狼少女自己一个人在背负着什么她们所不知道的东西的结果。或许契露丝不告诉她们的本意是不想要让她们也受到影响,希望她们能够远离危险,可站在塞卡莉娅的角度来说,她更是不能够放任契露丝一个人去面对她们所不清楚的困难与艰辛,她成为誓约守护者,为的不就是要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能够站在契露丝身边的么。

“……契露丝,为什么你会这样关注大陆上混沌恶魔的事情?”

两人间沉默了几秒钟之后,终于整理好了心情下定了决心的塞卡莉娅很郑重地开口问道。

契露丝眼神中闪过一丝不自然,然后尽量若无其事地开口回答了起来。

“呃,嘛,我以前不是也跟莉娅你还有灰风姐娜诺哈一块说过的嘛,十几年前的诺兰族事件,是有一个邪恶的坏蛋在幕后恶意诱发出来的,而后来那段时间里诺兰族幸存者与索兰神教之间的仇恨与争执,以及三年前的索兰圣城事件,都是那个家伙在幕后推手,他原本是想要利用三年前的索兰圣城事件在那里重新制造出上古的恶魔大军,不过幸好最终……我和诺兰族的大家还有塞尔曼大叔一块阻止了那个邪恶的计划。

“不过那个家伙却并不死心,尽管安静了这大约三年的事件,但最近他似乎又开始有了新动作,之前月亮山谷的冰魔龙,就是被他手下的两个家伙劫走的,而且偏偏在这个时候东大陆这边又发生了混沌魔物大量出现的事件,我担心这背后也有那个家伙的影子,所以这才会急着带着你们还有塞尔曼大叔他们一块赶过来嘛。”

塞卡莉娅眨眼看着契露丝,狼少女的回答确实很流畅,乍一听起来也没有太多值得怀疑的地方,不过……

“所以,契露丝你是为了要给你的亲生父母还有诺兰族的大家报仇,这才会一直紧追着那个人和可能是那个人引发的这一系列的混沌魔物事件不放咯?”

契露丝挠挠脸,确实,三年前,她才刚刚和蒂雅丝以及瑞恩相认,却就不得不再次分离,那样伤心的回忆令她心中对于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塔菲尔的的确确抱有仇人一样的憎恶,但若要说自己完全是为了报仇才会做这一切,那却也绝对是片面的判断。

身为上古诸神留下来的异种法则如今在大陆上的唯一载体,她注定会成为想要毁灭世界的塔菲尔的追猎对象(虽然现在塔菲尔似乎还不知道这一点所以并没有派手下对她动手);而作为这个世界三大代行者之一的“守护者”的候选被召唤穿越到这个世界的她,从身份上来说也注定会与塔菲尔这个世界秩序破坏者水火不容;再加上诺兰族和亲生父母的仇,以及对于塔菲尔的毁灭世界行为势必会影响到她和她所珍惜的伙伴们的日常生活的担忧……种种因素加诸一起,令她在不知不觉中,就自觉而彻底地适应了站在塔菲尔的对面一定要竭尽全力地阻止这个疯狂的变质者的所谓“正面角色”。

然而这些内在的事情,却几乎都是契露丝并不能讲给塞卡莉娅听的,妮恩和约克曾经告诉过她,有关于三大代行者的存在,以及上古的混沌恶魔其实是诸神的力量滥用所创造出来的这些上古真相,都是最好不要被如今这个时代大陆上的生灵们知晓的秘密。

因此狼少女对于塞卡莉娅的问题,一开始原本只是下意识地想要摇头,可转念一想,却发现除了“报仇”这样的一个原因之外,自己似乎还真的没有其他能够拿来说而且还合理的理由。

“……嗯,没错,那个幕后的黑手破坏掉了我们诺兰一族原本与世无争的平静生活,害死了除了我之外包括我的爸爸妈妈在内的所有族人们,而且他如今还想要继续他邪恶的计划去伤害更多人,为这个大陆带来更多的灾难,我……发誓一定要阻止他。”

塞卡莉娅定定地看着对自己说出这番话的契露丝,脸上的表情看不出有什么变化,就在契露丝有些泄气地觉得果然自己这番话肯定是蒙混不过去,却又不知道除了“无可奉告”“禁止事故”之外自己还有什么能够拿来解释的借口的时候,塞卡莉娅突然间露出了一个甜美的微笑。

“嗯,原来是这样,我知道了。”

宝宝肚脐贴什么牌子好
灰指甲是怎样的
乌兰察布治疗白斑的医院
友情链接
昆明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