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规划

盛世龙潮第六十三章神秘人营养

2021-01-15 来源:

盛世龙潮 第六十三章 神秘人

“走!远离这里!”撒完最后一把毒粉,游方看着依旧悍不畏死疯狂涌来的小血鬼,再看一眼那血光愈加炽烈的结核,意识到危险正在不断迫近,便拉过一旁的云舒,迅速朝着距离结核反方向的地方突围而去。

舒云诧异地看着拉着她,不断将小血鬼震开的游方,似乎是有些不敢相信,游方在这个关头还会顾得上她。

“为什么救我?我们应该还没有到这种关系吧?”舒云向来是有什么就问什么。

游方右手的云织化作了一柄长剑,在元力的加持下,金光四射,每一次挥斩,便有大片的小血鬼被斩杀,到了此刻,游方也不再隐瞒,七品宝器可不是这些小血鬼在合作完青少年留洋后的防御力能够抵挡的。

“救便救了,哪有什么为什么?”游方很意外,舒云在这种关头居然会关心这些无关紧要的东西,“该死,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些小血鬼都疯了不成?”

短短一瞬间,游方已经浑身血污,白色的长袍此刻全被被血水浸透,拉着舒云在无其他行业仍按2005年不变。汽车行业降低关税的税目有70个尽的血潮中飞速逃亡,也不知逃了多远,早先还能看到成群结队抵抗的修士,此刻却再也看不到一个,只有后方,还能听到惨烈的厮杀声,而前方的血潮却依旧看不到尽头。

舒云早就注意到游方的不对劲,正常来说,以游方这种元力消耗,十个一阶修士的元力也该耗尽了,可是游方别说是耗尽了,就连一点虚弱的征兆都没有。

当然,聪慧如她,并不会直言去询问,毕竟二人的关系还没到那种无话不谈的地步,游方虽然没有顾忌她,暴露了自己的一点秘密,但是自己主动去问就是她不识趣了。

突然,疾驰中的游方停下了脚步,后方的舒云心中想着事情,一时不查,整个人撞在游方的背上。<在济阳县人民法院的监督下/p>

“怎么忽然停下了?”天空中黑色的魔气遮住了漫天的星辰光海,巨大的防护罩散射下淡淡的光辉,模糊了所有的形状。

“这么逃不是办法,眼下榕城四周都有防护大阵隔绝,且有着大军驻防,军阵一体下,杀伤力极为巨大,但是不可控,若是我们贸然靠近,说不定在军阵的一波攻击下,直接与这些小血鬼一同化为血泥,我们去城主府!”游方此刻心思全部放在求活之上,自然没有注意到舒云的异常。

“去城主府?”舒云很快就平复了心中的那一点小涟漪,眸光一转,道:“可是城主府那里不是小血鬼攻击的重点吗?”

“正常来说的确如此,不过,现在却不一样。”游方的脸色微微一沉,停下了挥剑的动作,一瞬间,周围的血鬼如浪潮般呼啸而至,但是就在下一瞬间,游方手中的长剑消失,取而代之是一簇淡蓝色的火焰从游方的右掌中升腾而起。

蓝色火焰的出现,炽热的温度瞬间让周围的空气扭曲流动了起来,而这时游方的左掌浮现出淡淡的青芒,舒云就在游方身边,所以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周围的空气都迅速地朝着游方的左手涌去,在游方左手屈起的五指尖形成了五道细小却强劲的风旋。

‘呼!’

伴随着巨大的风啸声,游方左手的五个风旋卷起了右手的蓝色火焰,被游方打出去,瞬间形成了五个恐怖的火焰旋风,以二人为中心,朝着五个方向席卷而去。

“吱吱吱……”

无数只小血鬼发出惊恐的吱吱声,在被火焰旋风卷起的瞬间,燃烧起一个个耀眼的火球,几个呼吸的功夫就被燃烧殆尽,连一点灰烬都不曾留下,不过,随着小血鬼死亡的数量增长,五个火焰旋风中升腾起海量的血色精气,蜂拥着朝着血色结核的方向飞去。

游方虽然知道让那个血色结核不断吸收血色精气会造成不好的结果,但是他却没有办法去阻拦。

周围的小血鬼被清空了一大片,游方总算可以闲下来,活动了一下自己酸胀的手臂。纵然是有着载道树提供无穷无尽的元力,可是游方到底是血肉之躯,持续的战斗,他的身体还是吃不消的。

回过头,正好对上舒云复杂的视线,游方有些讪讪,刚想开口,舒云已经抢先一步开口道:“现在可以说说为何要去城主府了?”

游方兀自微笑,舒云这般说,他便知道该舒云会当做没有看到之前他表现出来的种种不凡之处,当然,其中也不乏表露出她今后会刻意与游方保持一定距离的意思。

也好,从某种角度来讲,这是好事,只是,不知为何,游方心有人为奥巴马捐款中有一丝小小的失落。

……

榕城之外,一处平整的山岩处,月照青柏,晚风习习,两道人影站在崖边,月光那般皎洁,映照在二人身上,却如同陷入了泥沼之中,如何也照不穿二人身外的那一层阴影。

风徐徐吹动,从岩石上往远方眺望,笼罩着大半个榕城的魔云和下方的护城神光尽收眼底。

在二人面前,悬浮着一块丈许方圆的水面,水面之中光影交织,分明就是从上方俯视游方和舒云所在的图像。

“主人,催生血王之事……”

若是游方和舒云在这里,听到这道苍老的声音,必然会第一时间认出,这就是先前点破游方小动作的那个老者。

而听其言语之意,此次十几个血魔袭击榕城之事,竟然是这老者的主人在暗中推动,目的是催生出血王这般魔物。

“无妨,血王本就是为了……”这位神秘的主人的声音显得极为飘渺,音调也极为怪异,听不出是男是女不说,给人的感觉更像是某种金属敲击磨合而出来的音色,极尽不协调。

话说了一半,神秘主人摆了摆手,悬浮在二人身前的水面顿时破碎,变成普通的水从空中洒落。

“我发现了一件更有趣的事情,这血王,你去把它弄成那女孩子的守护灵,也算是我这个……呵呵,给她的见面礼吧,做的隐秘一些,别被外人发现了。”

无锡医院哪白癜风好
钦州治疗白癜风
四川成都治疗丙肝的医院
友情链接
昆明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