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规划

至尊神武第一千三百八十一章天尊论道节能

2020-10-19 来源:

至尊神武 第一千三百八十一章 天尊论道

c_t;也不知是故意无视了广成子‘露’出的些许慌张,或是了悟后没有提出来,元始天尊只接着淡淡道:“那便好,于蕊那‘女’娃娃修炼可有碍?”

闻得师尊问话,广成子连忙恭敬道来:“xiǎo师妹天资聪颖,已晋入九天玄仙后期,估计稍加时日,便能成就大圆满之身!”

“恩,辛苦你了,本尊座下弟子有十二,如今却各归天路,也唯有你,还心系为师。访问:。为师闭关这些日子,也多望你提携于蕊那‘女’娃,她虽得了西王母传承,可根基不稳,仍需勤恳修炼啊……”

天尊语音一变,似有所感慨。

广成子听了这话,身子不由震了震,当即回道:“师尊笑话了,其实师弟们也并非不念师尊,只是各有所途,而且当今三界,师尊也不常出面,所以,师弟们也无从所系!”

此话一出,天尊默然,昆仑钟声即止,冥冥中,徒增萧索。

旁人只知元始贵为三清之首,乃天道第一圣人。却不知当年封神战役,他作为阐教领导人,座下十二金仙威风八面,风头一时无两,岂是当今的老君能够媲美?

可时至今日,阐教已然光辉不存reads;。

他堂堂‘玉’清紫虚高上元皇太上大道君,也从天道第一圣人的名头,虚落至昆仑之巅一孤家寡人。

‘玉’京道场十二‘门’人,亦是去的去,散的散,唯一肯留下‘侍’奉的,只剩下广成子……

或许正是念及这diǎn,元始天尊才忽然变的落寞起来。

不过只沉默片刻后,天尊法相再有所动,法轮万象光辉始一展‘露’,惶惶昆仑皆受其光芒从而大放异彩,有仙鹤飞来,齐鸣不断,还有白象青狮匍匐!

“听闻种子狩猎战在即,三界隐有所动,我那师弟想必这些日子应该忙的紧吧?”

天尊淡淡説道,他的语气听不出好坏,可广成子听了,却是罕见的沉默了下去。

天尊见此,也不顾其他,继续开口道:“怎么,有何轶事説不得?”

被自家师尊问到这个地步,广成子面‘露’难‘色’,也不知他在藏什么事,总之就是闭嘴不言。

元始天尊见状,忽而呵呵笑道:“看来你还是放不下啊……”

放不下?

仅仅三个字,令广成子动容不已。/

他不再沉默,反倒鼓足勇气昂头‘挺’‘胸’,面对天尊神圣法像,言辞颇为苦涩道:“师尊,并非弟子放不下,只是弟子有所不甘啊!”

“哦?不甘什么,你倒是説説。”天尊不为所动,语气依旧平淡道。

主要投向交通运输等领域。

广成子闻言,一咬牙,狠心道来:

“想当年,哪里来的种子狩猎战?三界之上,有资格传道者,唯有师尊一人!”

“太清也好,上清也罢,都得在您的讲道下乖乖听着,可如今呢?上清不问世事,您也不再出面主持天道,这三界,谁还听您的?”

这话説的可就有diǎn诛心了reads;!难听diǎn来説,简直就是在打元始天尊的脸!

可仔细想来,也是事实。要知道,万年以前,根本没有种子狩猎战。

所谓狩猎战夺魁者,能上三十三重天之上听圣人讲道,不过是老君一人制定的规则,而天地初开之际,有资格讲道者,只有元始天尊!

表面看来,这种变化好像没什么大不了,可对于广成子这代的仙人来説,其中利害大了去。

首先,这不仅仅是谁讲道的关系,而是作为天道圣人的势力延伸,万年前,元始一人讲道,导致万仙朝宗的局面,那时候,万仙只以‘玉’清为尊,什么太清,上清,统统靠边站!

而现在呢,老君讲道,万仙只尊太清,昆仑孤寂万年,上清更是无人问津,这种变化其实正是阐教与截教式微,道教一统天下的势头。

而作为阐教‘门’人,广成子岂能甘心?

只可惜,历经万年的变化,并非广成子不甘心便能挽回的。

历史没有偶然,没有真相,只残存一个道理以及时势。道号‘玉’清的元始天尊比谁都明白这diǎn,因为他是最早勘破天道的三清!

“你会这么想,只因你还无法面对失败,道途茫茫,分支万千。人世间尚且有无限可能,道路亦有无限未知,万年前由本尊主持天道,万年后,由师弟他来讲道,亦无不可,説到底,我们同承一脉。”

天尊语气平静的説到,好像是在阐述一件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可广成子并不这么认为。

虽説三清都为追求天道走到现在,可道可道,非恒道,道存在万种变论,自当有不同理解。

最初道一分为三,化为阐教,截教,道教,正是因为三清理念不同。可凭什么如今太清统治的道教势布天下,阐教分散,截教不存呢?

“师尊,总之弟子就是不服,您万年不问世事,师弟们各奔前程,难道,您就一diǎn没有想法么?”广成子斟酌了一会,终究还是咬牙説出了心里话reads;。

先前有元始论及弟子们似有感慨,他为排解师尊忧愁,主动出言宽慰,可现如今,他又主动提出来,意在提醒天尊!

天尊闻言,岂能不懂,然而,这种事强求不得,阐教的没落,十二‘门’人涣散,也是一种因果关系,

“封神战役,是本尊败了,既败了,就该接受失败的结果,阐教何去何从,并不是你能够决定的。”

“弟子自当决定不了本教的走向,但是师尊您可以!若您愿意重振旗鼓,除了慈航普贤文殊三人弟子呼唤不来,其余‘门’人,弟子定能召唤过来,届时,凭借天尊神威,岂有光复不了本教的可能?!”

广成子有些‘激’动的説道,神情亢奋的仿佛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了。

然而天尊听了,却是呵斥道:“住嘴!”

二字刚落,‘玉’清法相神威顿显,天空仙鹤齐鸣中止,纷纷作鸟兽散,白象青狮无不惶恐。

广成子犹如被当头一‘棒’,隐隐有道胎崩裂之迹,脸‘色’煞得苍白,当即磕下头去,不敢再多言一语!

这元始的威能足足扩散了许久,整个昆仑仿佛都受到影响。好在收的及时,没过多久,天尊接着淡淡道:“三界迎来安宁才多少光景,你就又想掀起战争,难道还嫌妖魔不够多,‘乱’子不够你收拾的么?”

此话一出,广成子连忙称是,哪里还有半diǎn先前的‘激’愤,只怕都被天尊之威给煞的‘荡’然无存!

“罢了,我也无心训你,念你多年来帮为师料理昆仑之事,为师劝你收收‘性’子,若是你能一心向道,莫要再想着争权夺势,只怕早就逾越圣人的‘门’槛,也不会万年道行不曾有过寸进!”

天尊紧接着平淡説道,听的广成子脸‘色’羞红。

看上去,对于自身多年来没能在修道一途上有过进步也感到十分羞愧,不料这时师尊又是説了一番话,彻底令他无地自容。

“你既然提到了慈航普贤文殊三人,更应该明白自己的不足,作为师弟师妹,他三人早你这个师兄迈入了圣人一步,难道你就没想过原因么?”

此话一出,广成子身子怔了怔,面容羞愧的他目光闪过一道恨‘色’,看起来平日里修身养的‘性’子这时已然全都消散,可即便有万般不甘,面对天尊训话,他还得恭恭敬敬的回道:

“师尊教训的是,弟子确实该好好自省!”

天尊听他这般言语,这才稍显缓和,旋即又是语气晦涩道:“跟为师説説吧,这三人现在如何?”

话音刚落,广成子不由面‘色’复杂,似有言难有效提升生产率讲,不过迟疑了片刻,终究还是娓娓道来:“普贤文殊师弟现为如来的左膀右臂,慈航师妹也拜入如来座下,为护法菩萨,世称观世音!三界尊称佛‘门’三士。”

一语甫毕,天尊面‘露’蔚然,不由笑道:“好一个佛‘门’三士,比起师弟师妹,你这个做大师兄的可得多学习学习啊。”

“是,师尊説的是。”广成子闻言虽不太服气,可在这事上,也必须甘拜下风。想他与普贤三人,皆出自天尊‘门’下,然而时过境迁,作为大师兄的他只能在昆仑作威作福,而普贤三人,却是名满天下。

説不嫉妒是假的,奈何,就算在实力面前,他也差了一大截。

不论普贤与文殊,‘玉’京十二‘门’人,唯有慈航一名‘女’子,可她却以‘女’子身份成就十二‘门’人中最高的地位,早以迈入圣人步伐不谈,观世音之菩萨心肠可是连五方天帝都要佩服的存在!

相比之下,广成子虽然一身亚圣道行,可比起这三者而言,却是不能媲美,也难怪他有言难吐,説到底,就是觉得丢人。

只是反观天尊,念及自己这三个弟子如此出息,哪怕对方早就不在自身‘门’下,也是高兴的很,接而笑谈道:“説起来,如来那家伙,早年也是从本尊这里听的道,建立的西方教不也算是阐教的理念么?”

“不过当年,他可不叫如来,好像是准提道人吧?‘混’沌七圣,也有他,对了,还有他的师弟,菩提道人,当年还收了个猴头,搅的老君都头疼不已啊,其实説白了,西方教也好,阐教也罢,都是殊途同归!”

保健
通心络胶囊
随州白癜风医院哪个较好
友情链接
昆明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