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快讯

木纹瞭望文章一个公安局长的新政

2020-09-17 来源:

《瞭望》文章:一个公安局长的“新政”

《瞭望》文章:一个公安局长的“新政”  未必所有人都认同太原公安的举措,不过,改革的压力和目标实实在在摆在眼前  全市警察每年根据考评打分重新竞聘上岗,领导职务和非领导职务双轨晋升,行风评议从垫底跃居前三——太原市公安局的改革,受到警界内外多方注目(详见本刊2010年第14期《警务改革的太原样本》)。  各地前来考察者众多,留下的褒奖一致:这场改革是在破解警力倒挂、人员慵懒、“少数人用人、用少数人”等长期困扰公安系统甚至公务员系统的老问题。  怀疑也同样不少。“太原公安的改革有一些特殊之处,其他地方不易效仿”,类似的声音不仅外省市有,在本地亦能听见。  2008年,山西省公安厅副厅长苏浩受命兼任太原市公安局局长,次年即提出一套大刀阔斧的改革方案。后来施行的扁平化管理、精准化考评、全员竞聘上岗以及双轨晋升等,皆涵盖其中。  两年后,改革取得颇具说服力的成效:2010年,太原市86起现行(当年)命案100%侦破;2011年1至5月,刑事类警情同比下降38%,“两抢一盗”警情同比下降25%,而现行案件破案数同比上升18%。  未必所有人都认同这场改革的“普适性”,但相同的压力和目标,实实在在摆在眼前。创新社会管理,维护稳定和谐——转型时期的方向,高层已明确,而具体的路径,仍需各地去摸索实践。  “一把手要有魄力”  太原公安改革所谓“特殊之处”,外界认为主要有两方面:其一,一把手强力推进;其二,当地党政机关全力配合。  此二者之所以关键,是因为改革触及了最为敏感的干部人事制度。  比如,前来考察的外省市公安机关,不少是与当地编办、人事部门一同“组团”。“就是想了解如何打破行政职数限制,如何解决干部能上能下的问题”,多次参与接待的太原市公安局政治部副主任周立志说。  根据公安局上报太原市委市政府的一份报告,改革推行的“大部制”和“扁平化”,大幅整合精简机关,做强基层,“市局机关内设一级机构精简49%,二级机构精简63%,机关警力数精简46%”。  同时,全员参与考评,每年根据考评结果竞聘职位,优者有望晋升,差者可以降级乃至退出。  “从机关调整到基层,从治安、户籍等热点岗位交流出去的民警,不少都有关系有背景。”警令部常务副主任张虹说,更不用提降级、退出的警察。得罪一批人,这对改革者的压力不言而喻。  敢对人事动真格的苏浩,在山西警界素有“铁腕”之誉。赴太原任职之前,历任朔州、忻州、大同三地公安局长,“数次受命于危难之际”。  “有闯劲,但不是撸起袖子蛮干。”另一名与苏浩熟悉的官员,对其韧性有着深刻印象,“可以在高速路口拦领导车子,可以在车上一口气汇报三个小时,不说服对方不罢休。”  太原公安的协调能力也得益于此。2009年,省、市编办分别依据国家相关政策,以较大幅度增加太原公安的虚职职数。“之前没有先例”,太原市编办副主任寇国瑷说,打破职数限制,为改革提供了一定前提保障。  “改革之后的好处明摆着,但还要看有没有领导愿意干”,寇国瑷对太原公安的机构编制改革很是赞同,认为极大提高了行政效率。除了地方党政全方位支持之外,“部门一把手要有这个魄力。”  而在苏浩自己看来,无论是强力推行改革,还是争取党政机关支持,前提是没有私心。“不是为了自己”,他说,“这样拿出一套完整可行的改革方案,想干事的人自然会支持你。”  向中编办“求证”思路  两年前的太原警界,许多人还认为改革简直是天方夜谭。  “过于理想化”,市局一名中层干部回忆最初听闻改革方案时的反应。对于改革,多数人并不反对,但怀疑能否付诸实施。  苏浩不这么认为。“用人制度不科学是干部队伍缺乏活力的根源所在”,他希望通过解决核心问题,建成一套以社会需求为导向,能够提升公共服务能力的日常运行机制,走出“整顿—反复—再整顿—再反复”的怪圈。  而这套机制,是以人事制度为前提、考评体系为核心的系统工程,环环相扣。既需要周密的设计验证,也有待妥善地推进实施,苏浩对此亦有清楚认识。  到太原之前,苏浩在三地公安局长任上,对警务弊病及其症结所在体会甚深。在忻州公安局,他曾力推考核,收效颇佳;而在大同,他也试行过一套警务运行机制,削减部门,双向交流。“是太原公安改革的雏形”,当地一名长期关注其改革的媒体人士说。  只是规模远不及太原。在寇国瑷看来,太原公安推行的扁平化管理和因事设岗、因岗定人,在机构编制方面改革相当成功。以转变职能为逻辑起点,进而配置机制和人事,最终体现效能,“实质上是行政管理体制改革的先行一步”。  改革呼声早已有之。尤其公安机关,最需人员下到基层,但由于行政职级所限,基层又特别具有上涌机关的冲动,机构精简之后往往再度膨胀。基层人手紧缺,机关人浮于事,似乎成难解之症。 不然对其他的嘉宾太不公平了。” 破解之道,不在公安一家,也是全国干部人事制度改革的命题。为此,苏浩不仅全力争取省市党政相关机关的支持,更两赴北京,向中编办“求证”改革思路,亦得到后者相关负责人的肯定。  事实上,就中央层面而言,改革的理念和方向早已确定,但具体操作,仍需地方探索出行之有效的路径,以达成上下呼应。  而在地方上,近年来动作频频的特区深圳,继大部门制之后,又推行公务员分类管理制度改革,公安系统也包含在内。但有观察人士认为,特区有其综合配套的独特优势,相形之下,太原公安的改革更具“草根”特质。  这一观点得到若干内地警界人士的佐证。新疆某县一个信息化警务考察小组,在沿海省市走了一圈后来到太原,私下直言,还是太原的一些办法更容易借鉴,最起码“财政支持上都差不多”。  狠,准,稳  纵观太原公安运行机制改革,可以用“狠,准,稳”三字形容。  改革的狠招,包括警官警员全部按照“双向选择、下聘一级”的原则竞争上岗。每个警察根据自身条件和意愿选择要竞聘的工作岗位,各级行政一把手在符合任职条件且自愿报名的竞聘者中按照2:1的比例差额提名。  同时,建立一整套考评否则你就完全OUT了。的确体系,以考定级,警察的职务变动直接取决于上年度的考评等次。  用人导向由此发生根本转变,“能干活”成为各级领导选择下属的基本标准,内部将这一变化视作“翻江倒海”。改革之后,据统计,全公安局90%以上的民警交流了岗位。  在苏浩看来,没有这种翻江倒海的变革,就不能有翻天覆地的变化。此外,他也希望借助霹雳手段,树立革新风气,“正压倒邪”,为改革营造良好氛围。  尽管把机构、人事“砍得血淋淋”,落点却需在计算之中。“绩效考核系统由‘目标考核’与‘工作评议’组成”,周立志介绍,主要业务数据均从内上抽取,所有考核项目也均在上进行,分值实时生成,“最大程度增加了客观性”。  仍有人质疑考评体系不尽完善,苏浩试图更准确阐释改革的定位,“不是要解决以后的所有问题,但要破解过去积累的难题,形成一个能不断自我完善的良性循环模式。”  外界对改革如何大动干戈多有注目,少有人留意到,整个改革过程,其实有一个“稳”字托底。  太原公安运行机制改革期间,经历了当地市委、市政府和省公安厅主要领导调整。但由于此前通盘谋划考虑,协调沟通比较到位,基本未对改革进程产生影响。  由于改革涉及八千民警的切身利益,人事变动也在大方向下,随时调整节奏,同时加强思想引导工作。用苏浩的话说,宁愿改革慢上三个月、半年,也要保证队伍不乱,人心不散。  此外,改革期间,太原市的治安持续稳步好转。“没有横生枝节”,当地一名人士这样评价。  不过,在太原警方看来,治安没出纰漏,是“偶然中的必然”。辖区覆盖火车站等治安复杂地段的文庙派出所所长边建虎告诉本刊,改革期间有半年时间,人员没有完全定岗,尽管思想上有一定波动,但危机感之下,绝大多数民警能够完成份内职责。定岗到位后,工作积极性显着提高。  “人人都负,治安就能变好”,迎泽分局局长韩迷中说,辖区内警情从每天600多起,下降到不足200起,“在110报案的电脑记录里,都有据可查”。  改革的成效初显,得到更高层级的认可。而在山西省内,公安厅也正在调研太原经验。“其他地市如何借鉴,结合本地实际,解决各自难题,”山西省公安厅厅长杨司说,“下一步要在全省推开。”□文/《瞭望》周刊董瑞丰


脾胃
肝纤维化吃护肝片管用吗
妈妈吃什么宝宝会胀气
友情链接
昆明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