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热点

从省城回来营养

2021-01-16 来源:

从省城回来,王为的腿就拉不动了,县城距村子只有8里路,王为却整整走了一个下午,直到太阳没入西边的大山背后,他才有气无力地进了家门。进门之前,王为借着夕阳最后的一抹光亮,把病历证明重又看了一遍,叹了口气,装进贴身的口袋里。

王为和香香是三年前结的婚,婚后一直没有孩子。他们急,母亲更急,她每天的目光几乎从来没有离开过儿媳妇的肚子,看那里今天和昨天有什么不一样,是不是鼓了起来。今天看是这样,明天看是这样,到了后天看,还是这样,平平坦坦的,一点凸起的意思都没有。王为的妈便真正急了,在只有母子二人在家的时候她问王为:“你们是不是不会那个啊?”

“那点破事还用谁教?连傻子家长可以理解支持也会!”

王为的回答写在脸上的不屑里,但妈看懂了。

“那是香香的肚子有问题?”

这次王为真的没有回答,他不知道应该怎样回答。

母亲问这话的时候是王为和香香结婚的第一年。那时候母亲似乎还不怎么急,结婚几年女人不开怀也是常有的事,并不能就此说明她家的媳妇就不会生孩子。种瓜不也有开旷花不结柳绿也越担忧果的时候吗?

可到了第二年,香香的肚子仍然一如既往地瘪着,母亲就有些吃不住劲了,出来进去,摔摔打打的,脸色就不那么好看了。一边给鸡子撒食,一边嘴里嘟囔着:“你们这些吃食不下蛋的畜牲,养你们有啥用啊,还不如一刀杀了吃块肉哩。”

香香也觉得自己理亏,自己的肚子不争气,不敢回嘴,有气也只得自己咽了。晚上躺下,香香就抱着王为哭,哭得梨花带雨,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她说:“王为,你赶紧让我的肚子大起来吧,我实在受不了啦……”

王为就在香香身上俞加辛勤地耕耘。消停下来以后,王为就劝她:“没儿咋啦?有儿又咋啦?隔壁二婶没儿子?还三个哩,不照样没人管没人问,60多岁的人了,吃水还得自己去挑。逢年过节,儿子媳妇一大群谁去看她了?我们现在不是过得好好的吗,再说了,过二年我们可以去抱一个回来,养大了不照样是自己的儿子。”

“可我受不了你妈,受不了左邻右舍那眼光,就像我做下了啥大逆不道的事。”

“别理他们,咱过咱的日子,只要咱俩好,就什么都有了。”

可是大前天,母亲逼着王为和香香到省城的医院去检查。香香和王为都不愿去,不管检查出是谁的问题,以后在村里就不好做人了。可母亲说,不去不行,不去她就一根绳子吊死在房梁上,她不能让三代单传的王家在王为这一辈成了绝户,断了香火。

香香大哭了一场跟着王为去了省城医院。

结果今天出来,并且王为已经拿到了手里。

母亲和香香在堂屋里坐着。王为进来的时候,香香低着头没敢看他,像一个等待宣判的犯人,脸白得成了一张纸。

谁也没有想到王为说出的是那句话。王为是对他母亲说的,说得低沉而又无可奈何除了对友的关心表示感谢外。他说:“查过了,是我自己的问题。”

母亲还没有反应过来,香香“嗷——“地一声叫了起来:“是你的问题?原来是你的问题?”

王为点点头。

香香变了。香香变得趾高气扬,变得扬眉吐气,说话大声武气的。

终于有一天,香香提出要和王为离婚。王为不同意,王为说:“我说过,咱们可以抱个孩子的。”

“不行!”香香说,“抱养来的孩子是亲生的吗?是自己的亲骨肉吗?不是!我要自己的亲骨肉!”

王为说:“香香,算我求你了还不行?你不能和我离婚呀。”

香香说,我为什么不能离婚?这几年我过的是什么日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告诉你王为,我过够了,过够了!这婚是非离不可的!”

香香丢下王为搬回了娘家去住,接着一纸诉状递到法院,起诉离婚。开庭那天,王为在法院门口见到了香香,他说:“香香,撤诉吧,我们好好地过日子。”香香没理他,头高高地昂着,迈向法院高高台阶的时候,高跟鞋敲得水泥地面嗒嗒响。

“香香!”

“干什么?”香香回过头,居高临下地看着王为。

王为什么话也不再说,从口袋里把那本病历掏出来,递给了香香。香香拿着病历刚看了一眼,便呆住了,哭着抱住了王为。“王为,我……我……对不起你呀……”

香香看到,那是自己的病历证明,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输卵管粘连,已经碳化,失去生育能力。

共 157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看完整篇小说,感叹人心易变。自古以来,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王为的母亲因为儿媳三年未曾生育,曾经含沙射影的骂过媳妇,逼迫着儿子儿媳去做检查,这是封建思想在作怪,检查结果出来,王为为了家和万事兴,为了与香香的婚姻可以继续,为了不伤香香的自尊,他瞒着母亲,谎称自己无法生育,香香为此顿觉委屈,由此她的内心发生了巨大的转变,把所有的怨气都爆发了出来,直至走上离婚那一步,结局却是出人意料的发生突变,让整个故事更具韵味。倾情推荐!【:嫣然盼晨曦】

太原前列腺炎治疗费用多少钱
兰州治疗盆腔炎多少钱
常州白癜风医院哪家治疗好
友情链接
昆明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