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热点

怀念荠菜营养

2021-01-15 来源:

怀念荠菜

清晨,风特别大。漫步庭院,有些凄独。初绿垂柳在风中挣扎,白杨树上的“杨毛狗”刚刚长出,真担心在风的蹂躏中落下。

枯草杂叶中发了瘦弱白花,噢,荠菜熟了叫来四兵亲教如何辨认,如一直在成都务工。去年8月何细挖。一个小时过后,四人满载而归,看后他们硕果,真让人哭笑不得,在他满满自信中既然没有多少荠菜。

这或许就是新时代人具备的,叹气中我看到是真的代沟太深了。

荠菜,在家乡最普通的一种野菜,留给了我太多的记忆,那记忆充满了甜蜜,也充满了辛酸和苦涩。小时侯生活贫困,粮食经常不够吃,一年中会有闹饥荒时候。为了不让肚子饿着,母亲就让我们兄妹到田野挖野菜充饥。那时的野菜很多,荠荠菜(荠菜)刺角芽、灰灰菜、面条菜等。刺角芽我不大喜欢,上边有刺,扎手,也不好吃;灰灰菜与面条菜倒是好吃,但很少,不容易挖到。最好挖的是荠菜,田野、河畔、山坡、路边,到处都是,吃起来也不错,小时候,我也会跨上竹蓝,拿着小镰刀,跟着姐姐一起去挑野菜,我们三三两两的走在乡间的田野里,每次都能挖上一篮子。刺角芽挖回去炒吃,灰灰菜凉拌,面条菜做汤面时作为青菜下锅。惟有荠菜,即可炒吃,也可凉拌,还可以做饺子馅。那时,能吃上一顿饺子,是十分奢侈的,做梦都想。

荠菜是一种很不起眼的小草消费者和政府都在看。对于荠菜,我是有着深深的感情的,既不是它的药用价值,也不是它的营养价值,更不是它朴素的花。我对荠菜的感情源于它鲜嫩的叶。因为,我是吃着荠菜长大的。它所拥有的只不过是苦难岁月里的悲伤记忆。

我喜欢荠菜,不仅喜欢它旺盛的生命力,更喜欢它身上那种清淡的,充满着泥土气息的味道。

又要一年三月三,我多么想念到儿时挖荠菜的故乡。这都是在繁华的快节奏的都市里很难得的,我们可以用心去体味那种泥土的气息这里远离了逐臭争利,锱铢必较,远离了轻嘴薄舌,争是论非,远离了锣鼓钲镗,管弦嗷嘈。细细地品位那一天爬行只有23次是一种清醇,那是一种淡泊,那是一种宁静。

铁岭治疗白癜风医院费用
哈尔滨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清远牛皮癣医院在哪里
友情链接
昆明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