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趣闻

都市之位面旅行家第一百六十七章路遇不平

2020-08-10 来源:

都市之位面旅行家 第一百六十七章 路遇不平

“算了,还是帮一帮他们吧。”

赵昊此刻站在建筑工地外的马路边上,大量的人群和车辆拥堵在眼前,原本在城市中扮演着各式角色的人,此刻都齐聚于此。

有成群结队下乡的一家,从他们的穿戴风格,打扮上可以看出,这应该是一户生活还不错的中产阶级。

有抱着孩子的母亲,手里紧紧地拉着一个旅行包,眸子里满是惶恐。

有染着五颜六色头发的潮男,身边一个个都是这副尊容的年轻人,此刻也是拖家带口,手持刀具棍棒和行礼。

惶恐,躁动,不安,烦躁,仿佛成了此地的主旋律,人群中不时有人传来哭喊和惊叫,就像是在那些曾经出现在电视上的逃荒难民。

而那辆燃烧着的油罐车则仿佛是挡在他们通往安全道路上的阻碑,深深地扎在那里,难以撼动。

不仅阻挠了众人前进的路,更是在人们的心里埋下了深深的阴影。

赵昊见此,轻轻抿了抿嘴,尽管彼此之间都是陌生人,但心中却犹有些不忍的心思。

念及于此,赵昊轻叹一声,脚下在地上一点,整个人立时化作一阵骤风,出现在了那拥堵的源头。

此时的油罐车这边,已经有不少车辆停了下来,阻塞在那里,有老旧的夏丽,尼伤,扣扣,也有崭新的笨驰,辉疼,甚至其中还夹杂着一辆火红色的法拉意跑车。

车鸣声在四周围不断的响起,许多车主因为害怕那油罐车还会爆炸,因而早已走下车来,正聚集在不远处,焦急地来回走动。

似乎是在想办法要将油罐车移开,又苦于手边没有趁手的工具,这个时候等消防车来更是不现实,只能为难的踌躇在那里。

烈焰燃烧正浓,已经完全将油罐车包裹,那扑面而来的高温抗拒着所有人去靠近。

天色已经有些发暗,正处于黄昏到夜间的过度段,即便这里火光正艳,也没有多少人注意到赵昊悄无声息地到来。

迈步走上前去,面前的温度对于火焰抗性高达七十的赵昊来说,根本构不成什么威胁,更何况他身上还掌握了一门平时不怎么用得到的寒冰异能。

“快看!有人过去了!”

“这人是在找死吧?”

“小伙子你要做什么!那边危险!”

“快回来!就要爆炸了!”

“我看他是活够了,那么大的火苗就往里边走,唉!”

......

人群中传来一阵议论纷纷,然而赵昊却不为所动,自认为跟他们也没什么好交流的。

下意识地将意念一动,将自己包裹在了一层薄冰之下,眼前熊熊燃烧的烈焰除了耀眼之外,竟是不能给他造成半点困扰,任其从容穿过其中。

只见他忽而单脚一伸,插入了那庞大的车身之下,进而一个用力!

“嘿~!”

只闻赵昊口中轻喝一声,身前的车辆立刻腾空而起。

当事时,火光四射,油花飞溅,如同一团巨大的焰火在跃起,直飞上了十多米的空中。

“哗~!”

这一变化看得周遭众人目瞪口呆,一个个的都张大了嘴,露出无法置信的表情,纷纷哗然。

“刷~!”的一下,眨眼间,赵昊整个人便已跃上了空中,出现在燃烧的油罐车一侧。

一个漂亮的回旋踢!

“砰!”的一声轻响。

那油罐车立刻如遭重击,忙不迭的飞向了马路一边的绿化带中,直到在空中飞行了四五十米远的距离,才轰然碎裂,火光和各种车件零件散落了一地。

“喔~!!!”

短暂的沉默之后,一阵久违的欢呼声在这里响起,临近的所有车主都不由自主地高举双手,欢呼雀跃起来。

阻拦在前方道路上的障碍不见了,如同一块大石在从胸口卸下,使得在场的素有人都不禁的松了口一气。

笑容和一丝丝的轻松愉悦之色,再一次回到了人们的脸上。

当他们回过神来,去寻找刚刚那位如天神下凡一般,大发神威,一脚踢飞油罐车的青年之际,却发现对方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见了。

周围原本停滞在这儿的车主,彼此间也不禁相互对望了一眼,犹有默契地不再多言,迅速地返回了各自的车中,开车走人。

原本拥堵不堪的路面,在经过了十几分钟的过度之后,终于再次恢复了正常,马路中的车辆走在了回家的路上。

而赵昊此时则在去往与车辆相反的方向,与逃亡的众生擦肩而过,手中长剑随着步伐起伏,模糊的身影在初降的夜幕里显得迷蒙而模糊。

前方零星的灯火为他指引着方向,天空中闪烁的星辰却显得格外明亮,一点点银光开始在大地上播撒。

身旁呼啸的车风带起了他的衣角,迎面的沙尘却不能在他身上停留片刻。

猛然间,赵昊身影一顿,下一刻便消失在了路上,来往的车辆依旧穿行,仿佛他从来就未来过这世上。

......

“不!不要~!快放开我!你们要干什么!?我爸是雷项坤!你们这么做他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嘿嘿嘿嘿~!知道知道~你爸是雷项坤,长安大化的老总,还特么是人大代表,平日里不可一世很,他真要在这里,估计会亲手撕了我们。”

“你就是他女儿雷婷呗,咱长安城里有名的才女,那家伙~!在咱这片地界上,谁不知道雷大小姐天生丽质,生就了一副天仙般的模样,手底下能耐也是厉害的紧,那么大一个大化集团都能叫你管的服服帖帖的。”

“那是!追求你的那些个公子哥,估计能从咱长安城一直排到华山上去了!咱兄弟们平日里在你眼里估计就是个屁!”

“不对!可能连个屁都算不上,平日里人家雷大小姐估计连看咱们一眼都费劲儿!整个长安城里,南郊那一片可都是你们家的!”

“嘿嘿~!可惜啊,现在世道不一样了,你爹是雷项坤又怎么样?还不是被个小混混一刀就给弄死了吗?你的追求者呢?你的保镖呢?怎么一个都不见了?”

“你,你,你们!”

“跟她废那么多话干嘛!你们俩给我把她那手摁住了!老子今儿就要尝尝这千金大小姐的滋味,跟街头洗头房的小妹儿,他有什么不一样!”

“不要!救命啊!你们不能这样!你们!你们!我爸虽然没了,但是我还有亲戚!家里还有人在军队里任职!你们今天要是敢动我一下,以后肯定会后悔的!”

“后悔!?嘿嘿嘿!谁他娘的知道老子过了今天还能不能活着!再说你个小娘皮以为是谁叫咱哥儿几个来恁你的!你以为你身边那几个保镖是谁调开的?

要不是你家的亲戚在走之前送了就咱们一车皮的面粉,还把你的行踪告诉了咱们,今儿没准还真就让你给跑了!认命了吧~哈哈哈哈哈~!啧,小妞这皮肤真好!跟水儿似的!”

“不可能!不,不可能!是谁!?不可能的!是,是陆瑶?”

“嘿~!行啊小妞,这都能猜得到,既然早知道跟人家不~~~嘶!啊!!!妈的!竟敢踢我!老子打死你!嘶~嚯嚯嚯嚯!”

“六哥!怎么样!没事儿吧?”

“没事儿你姥姥!中腿挨上一大脚你丫试试!槽!嘶~嗷嗷!能耐了这小妞,都到这时候了还这么来劲儿,你们两个给我按住了!看哥哥我现给兄弟几个来表演一套老汉推车!”

“救命啊!!谁来救救我~呜呜~~呜~”

......

“咳~!”

正当这条离着长安市郊区不算太远的阴暗小巷内,即将上演那丑陋一幕之际,一声轻咳声忽如其来,如同一声春雷炸响,打断了争斗双方的一切动作。

这咳声并不如何响亮,或者说,其实这声音很小,就如同在日常生活中你随时随地都能听到的轻咳声一样,你根本不会去在意这点动静。

但此时,就是这样的一声,却仿佛充满了魔力一般,宛如直接是在这些人的内心里响起,由不得他们去忽略!

“谁!给我出来!”

那自认为马上便要雄姿勃发的兴致一经被打断,估计谁的心情也都好不了,此时那个被身边两个小弟称为六哥的男子正是如此。

勉强提起已经褪到膝盖处的裤子,龇着一副面孔,一脸暴躁的对着小巷一边的阴影处喝道,心下却是暗自升起了几分警惕来。

紧接着,随着一阵脚步声的临近,在眼前半遮半明的月光下,一道修长的身影慢慢步出。

光线昏暗,只见那人头发半长,一手似握似搭地拿着把长剑。

当这道身影一经印入眼帘,在场的三个混混顿时心中一紧,均是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战。

尤其是刚刚暴喝一声,满脸不耐的六哥,不知怎地,此时看着这道不紧不慢地的身影,他在心里边竟是生出了一阵毛骨悚然之感。

尽管此时光线昏暗,月影婆娑,小巷的阴影中几乎难以视物,但对方手里的那把剑,却给人一种格外刺眼的感觉。

多年来混社会的经验和直觉告诉他,眼前这个人,绝对不能惹,不然可能会出事儿。

“敢问朋友~是那条道上的?在下霸天帮方六!现在做的是帮中公事,还望这位朋友能行个方便,不要趟这趟浑水,以后也好再想见。

说不得在接下来的那场危急中,咱们还能相互照应着点!”方六此时拿不准对方的来路,心中暗自警惕着,一手不自觉地搭在了后腰上,待碰到那冰冷之物后,心中也稍稍有了些安全感。

遂当机立断,身边的女子也顾不得了,对着身边大喝一声。

“抄家伙!”

一阵手忙脚乱之后,明晃晃的匕首立刻出现在那两个小弟手上,方六手里拿着的,赫然竟是一把警用手枪?

而那女子此刻在经历了此番灾祸之后,竟然没有被吓倒,来不及擦掉脸上的泪痕,红着一双美目,勉强从地上捡起一块早已破碎不堪的衣料,遮住自己一身美好的身段,退到了一边。

临了时还不忘提醒一句。

“小心。”(未完待续。)

宝宝腹泻呕吐怎么回事
小孩健脾胃吃什么
延安白癜风重点医院
友情链接
昆明旅游网